娱乐空间

做企业“做强不做大”,赚钱才是硬道理

大部分企业或公司都在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做大业务,随着企业规模扩大,各方面成本也在增长,扩张做大不见得效益就会好,不如把企业做强不做大,做小而做精,反而能有一个持久稳定,赚得更多!文章字数:3278字阅读估计:3分钟

十多年前,我做了当时成都最大的BBS社区,由于工作的关系,接触到了不少传统老板,发现成都老板和江浙老板真的差别好大,做整形美容的江浙老板一看就没睡好,很重的黑眼圈,天天跟我说明年还要再开三家医院,而成都老板拉着我到府南河边晒太阳、喝茶、聊八卦,当时我还是比较年轻气盛,虽然自己也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但是从内心有点“鄙视”这些成都老板,觉得他们没有上进心。

其中,我记得最清楚的,被我内心“鄙视”过的是巴蜀味苑的老板李总,人称李老鬼(真名:李仁光),十年前,我问他:“李总,你准不准备开分店或者是做加盟呢?”一身袍哥气场的李总回答说:“为什么要开分店啊?累,开一个店,够了!”,其实,他不仅拒绝扩张,更有甚者每天只开张几个小时,中午2个小时,下午2个小时,来晚了有钱赚也不卖。

然而十年后,那位江浙老板的医院已经关门了,而李总的巴蜀味苑依然生意火爆,开了20年,火了20年,成为了全国单位面积坪效最高的餐馆,带上厨房才120平米,但是一年的流水十年前就过百万了。车辐、流沙河、李济生、熊四智等很多名人都对这家餐馆赞赏有加,甚至连巴金老先生都去他们家吃饭,就连北京《舌尖上的中国》的导演陈晓卿都发微博说这家餐馆好。

其实不光是巴蜀味苑的李总,还有被无数人山寨的牛王庙怪味面的真正创始人吴三哥(真名:吴明志)等等也是这样,拒绝开分店,拒绝规模化、工业化,全国仅此一家。

所以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很多人说成都人很休闲很幸福,我觉得这正是成都老板们的大智慧,如果李总开了很多分店,管理难度大了,各种隐性成本增加了,产品质量降低了,很可能品牌都不在了,像现在这样,悠闲的做生意,集中精力像匠人一样只需要把产品做好,反而企业的生命周期更长,而且对于个人和家庭来说,一年几十上百万的纯利润,真够了,并且还有大把的时间陪家人和孩子,不是很幸福吗?

再看那些所谓的互联网加的项目,拿风投的项目,其实很多只是表面风光,可能公司几年都没有分一次红,甚至连老板自己的工资都不敢发,屁股后面欠银行了一屁股债,努力奋斗给员工们打工,瞎忙得不行不说,还每天精神上担惊受怕,不知道公司能不能活得过下个月。

上次还看到一个新闻上说一个山西的煤老板以前身价过亿,当年每天纯利几十万,但是后来钱多了,到处投资,这几年经济不景气,资金链断了,立马负债几千万,只得全家人一起还债,何必呢,用自己的身体、家人,甚至生命一起当赌注,下注给了自己的工作,一旦崩盘,家破人亡。

还有一些做得好的企业老板也说,随着企业规模的做大,特别有了跨区域扩张以后,经常出差,到处奔波,个人与家人的生活空间受到了极大的挤压,感觉自己反而不开心了。随着业务做大,管理事务变繁杂,常常疲于应付,甚至一想到要去公司上班就浑身不爽,所以,对于老板们一定要想清楚一个问题:自己是为了什么要开公司,开公司的意义是什么?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还是为了自由,还是为了创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中国企业这三十多年以来都是学习的美国模式,一味做大做强:融资+快速扩张。其实还有另一种欧洲模式,追求稳定的长远发展,以家族企业居多。德国的中小企业,隐形冠军们,不少都不想上市。美国是做全产业链,欧洲是在某个领域做隐形冠军,各有利弊。我们学哪个呢,就怕邯郸学步,哪个都学不会。

中国股市概念横飞,新三板上,只要沾上“工业4.0”、“互联网+”,股价立马被炒上数十倍甚至百倍。美国模式有点学歪了,建议中国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初创企业应该好好借鉴一下德国模式:做强不做大,不上市有又怎么了?!

德国这样的隐形冠军确实太多了,多到很多公司可能大家都没有听说过,我说个大家都知道的:保时捷,他也是个家族企业,1936成立,已传至第三代。保时捷有这样三条哲学:

这里组装一部车只需9小时,但出厂则需要数月。保时捷的订单最快也需3个月,有些配置高的甚至需要提前一年预订。尽管需求旺盛,但该企业并不急于扩张。保时捷并非拒绝机械化。这里,工人负责组装,机器人负责搬运,全场通过Wi–Fi遥控和联络,井然有序。

保时捷保持着细水长流的生产节奏:从未有过淡季,即便金融危机时也不淡。由于受厂房限制,又处于市区,保时捷每天只能生产200辆车,年产不过6万辆,仅两三百亿元的产值,和其他汽车巨头动则上千亿的产值无法类比。不轻易急速扩张、不愿加班,与其说是德国家族企业的特点,不如说是德国企业的普遍特点。

保时捷售价每部12万欧元起,属汽车中的奢侈品。保时捷的技工至少要培训3年以上,上岗前还要集训两三个月。这里上年纪的熟练工不少,他们一般干到老,老技工的技艺才是核心竞争力。是工匠精神、家族传承和现代科技形成的铁三角让保时捷这样的德国制造立于不败之地,凭互联网的风口怎么吹就是不动摇。

德国92%都是中小企业,德国中小企业比较“一根筋”,信奉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经营哲学——“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因此他们不会单纯的追求利润,也不擅长资本运作,更是从来没想过上市。因为“资本来了,麻烦和谣言就来了。”,就像我的一位公司做得非常好的朋友跟我抱怨:“以前只是想拿点投资去山顶看看风景,结果没想到资本天天逼着他攀登珠穆朗玛”,所以我们经常听说一些创始人被风投玩出局了就是这个道理,公司、资本、市场超出了自己的掌控,就会失控,作为创始人老板,一定要清楚自己的初心,不要盲目的扩大,而且有可能公司初期几个人的时候还赚钱,但是由于桂林展厅布置市场不好,管理水平跟不上,人多了,公司大了反而老板不赚钱了。

德国还有一个做玻璃的隐形冠军,埃及国家博物馆、卢浮宫、北京故宫等世界顶级博物馆都是用的他们家的玻璃。这家百年企业坚决不上市,甚至刻意把规模控制在邓巴数150人以内,因为超过150的熟人圈极非常容易叫不上名字,叫不上名字,就必须聘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关系就逐渐疏远,于是员工或许就不那么卖力地工作,或许会离职,原本那种“以公司为家”的气氛也就不存在了。而企业一上市,一切都会为之改变,为业绩而扩张,为业绩而迁厂,为业绩而裁人。

这几年由于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媒体、身边同行都吵着要互联网转型,拥抱互联网,这是老板你的初衷吗?互联网是一个非常讲规模,讲资本的行业,因为互联网一般来说只有第一没有第二,一旦用了QQ,还会产生第二个QQ吗?所以互联网企业必须借助资本的力量在细分领域快速的做到绝对垄断,但是非互联网的某些行业,完全没有必要跟着互联网人瞎起哄嘛,除了规模盈利还可以匠人盈利嘛。

我有一个非常懂古董的朋友,有一次拿了一块玉给我看,我没看出什么门道,只是觉得应该是个古代的东西,一问价格,把我吓得,一千多万!我说为什么那么贵啊?他说第一是因为年代久远,二是因为古时候工具有限,要人工磨出这样的玉器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也就是说爷爷磨了交给爸爸磨,爸爸磨了交给儿子磨,牛X,我也终于切身理解马克思说的那句:“价值是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匠人,就是对时间的倔强,是需要靠时间来沉淀。

成都有一个很有名的小吃叫钟水饺,从清朝光绪年间就开始卖了,但是本地人很少去吃,觉得味道一般,有一次一位朋友请我去吃饺子,说非常好吃,地址在一个厂区家属区里面,非常难找,结果和卖饺子的奶奶一聊天才知道她以前年轻的时候在钟水饺当学徒,她现在做的饺子就是正宗的钟水饺,我问那为什桂林展台设计么跟外面店里卖的味道不一样,这里的钟水饺好吃太多,她说肯定不一样啊,以前她当学徒的时候光是打这个饺子的蘸碟就学了3年,现在外面店里的小妹学打蘸碟,也就3分钟,说实话,为了这个味道,为了这个三年,就算客单价是100元,我都是愿意去反复消费的。

日本的匠人文化就更浓厚了,随便说一个,专门给人定制家具的秋山木工,只有34名员工,但是年销售额达到了10亿日元,相当于人民币6000多万。因为他们做的家具可以使用一百年两百年,全部由拥有可靠技术的一流家具工匠亲手打造,为了把年轻学徒培养成一流的工匠,秋山木工制定了一套长达8年的人才培养制度,年轻学徒要在8年的时间里,做好成为一名工匠的心理建设、培养正确的生活态度、工作规划、知识和技术等成为一名合格的工匠所须的一切,从第九年开始才能独立出去打天下。

日本匠人文化的可贵之处,是沉静、务实的自我定位和企业定位。这种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企业家心态,可以让企业走得更稳、更远。在20世纪80 年代中后期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那些拥有核心技术的中小企业基本上都存活下来,而且发展得依旧不错。美国学者马文·沃尔夫在《日本经济飞跃的秘诀》一书中写道“:武士代表着日本文化遗产中最具持久性的价值,在身着西服、掌握现代科学技术的日本人精神里,封建的武士道精神仍然在起作用。”20世纪中叶,由于对外侵略战争的失败,代表“凶勇好斗” 的“刀”被封存,而日本人精益求精的“菊”则被发扬光大。

日本人有两个自造成语“一生悬命”和“一筋”,即是说一生用心从一艺,绝不更改。尤其在工艺领域,做到最高境界就是“人间国宝”,如神一般存在,这在前段时间大热的纪录片《寿司之神》中,可见一斑。

风水轮流转,从改革开放到现在,现有商品基本满足了消费者的有无问题,但是随着人们的见多识广,经济实力增加,消费升级这波浪潮正在慢慢涌来,在桂林展示工程以前满足商品有无的时代,肯定是渠道为王,规模为王,越大越好,但是在接下来消费升级的精细化时代,正是“小生意”的匠人天下,若让我个人选择,做企业,我会选择做“做强不做大”,若非要做大,那我可能会把非核心业务交给第三方供应链去完成,木匠不赚漆匠钱嘛。

014-2019 桂林创杰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友情链接:云南花卉 成都园林 广州清洁 东莞电子元件 NMN